【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方健儀
方健儀

我是阿四

發佈時間: 2020/09/07

我是阿四

近日有朋友向我訴苦說,抗疫最大的挑戰,不是限聚令,不是撲口罩,而是自己的家務自己做。事關疫情期間其新聘請的外傭未能到港,平日的「Mom」要在家工作之餘,又要服侍大「Sir」細「Sirs」,苦不堪言。朋友訴苦期間,亦驚訝於我沒有聘請傭工,日子怎麼過?

確實,我的夫家與娘家都從未請過傭工,丈夫與我婚後的共識是,家中不想有外人,所以掃地、抹地、洗衫、晾衫、買餸、煮飯和洗廁所等等,都是我一手包辦。當然,我家沒有小孩,事情較易處理。在斜槓族的不同工作中,我還可以應付上述家務,還堅持有「Me Time」,除了像小豬「時間管理」良好外,還有兩項重要因素︰一升一降。

先講「降」,是降低要求。朋友們習慣有傭工服侍,要求每星期換床單洗窗簾。但當你要自己處理時,你會發現此等是浩瀚工程,要每星期做應付不了。所以,我的床單通常幾星期才換,期間會用吸塵機清潔,快捷多了。除非很骯髒,否則衣服儲幾天才洗,地板幾天才抹。丈夫與我還有共同的看法,不一定要捆綁「整」和「潔」,意即家裏不可有小強,但不一定要整齊,亂中有序也是一種生活模式。所以有時我工作累了,回家沒有餘力執屋也能接受,最重要是自己有時間休息。

「升」,是提升效率。還好我是一個快來快往的人,把之用在家務上一樣奏效。例如接到水電煤雜費等帳單時,我不理自己有多倦,一到手便立即繳交,以免一拖再拖而忘記了。

我也喜歡「買時間」,很多職業女性最討厭的洗碗,在我等待煎炒煮炸的數分鐘洗得幾多得幾多,避免囤積,吃飽後要處理的碗筷數目自然大減。我也頗「自虐」地享受抹地,因為一面收腹一面拖,減肥效果也不錯。

所以,當客觀環境轉變時,可以考慮略為改變主觀要求,跟做人一樣靈活調節,你的生活也會輕鬆一點。

(本欄逢周一刊登)

撰文: 方健儀 傳媒工作者,包括電視電台節目主持、司儀、大學兼任講師、傳媒顧問等。
欄名: 破天「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