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雷鼎鳴
雷鼎鳴

得民者昌 中國政府管治的韌性

發佈時間: 2020/10/16

得民者昌 中國政府管治的韌性

但凡一個國家處於國力急劇上升的歷史階段,我們必可在其社會的多個層面見到勃勃的朝氣。人民或許仍要面對生活中的種種困厄,物質生活尚未豐裕,但他們依然幹勁充足,樂觀快活,自信滿盈。對他們來說,過去的日子已證明,生活一天比一天好,所以明天一定比今天更好。這些人忙得透不過氣來,沒有空去仇恨或妒忌,若是物質產值達到足夠水平,不用擔心自身的存亡後,還會產生對社會不同人等的關愛之心。

與此相反的是從高峰走下坡的社會。那裏的人民往往被挫折情緒左右,恐懼被別人超越,事事疑神疑鬼,以為自己的沒落是因有敵人用陰謀算計着他們,殊不知最大的敵人卻是自己。這些人着眼破壞,對建設毫無興趣,暮氣沉沉,對前景充滿悲觀。

中國快樂人口達93%

當今世界無疑處於百年難得一遇的大變局中,中國與美國處於甚麼階段?也許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但答案必須建基於一些實質證據,而不是各自憑空猜測。近月公布的一些數據,可助我們作出正確判斷。

有一所總部在巴黎的市場研究公司益普索(Ipsos)從2011年起一直對20多個國家不定期地調查其人民的快樂程度,近日剛公布了全球新冠疫情仍未消退、在8月中的調查報告。其調查包含了不少細緻問題,但最主要的是要被訪者回答自己是「非常快樂」、「相當快樂」、「不太快樂」,還是「非常不快樂」。

在8月對27個國家的調查中,中國13%的受訪者認為自己「非常快樂」,80%認為自己「相當快樂」,只有6%的人「不太快樂」,1%的人「非常不快樂」。益普索把「非常快樂」與「相當快樂」加起來,指出中國有93%比例的快樂人口,高踞27個國家的第一名,亦遠高於被調查國家平均的63%。我一向認為美國人民是快樂的民族,舉止往往大癲大肺,而飽受百年悲情歷史重壓的中國人民較為含蓄內斂,這次卻也要修正思想。與去年6月的調查作比較,27個國家快樂人口的比重下降了1個百分點,這應是疫情的影響,中國快樂人口的比重卻在疫情中倒升了11個百分點,反映中國人民經歷過封城等嚴厲措施後,鳳凰浴火再生,大家見到國外的慘況,難免慶幸自己成功地重啟到經濟,尚可到處遊玩而不怕疫症,快樂人口比例能不增加乎?快樂人口的增加是否短暫現象?倒也未必。2011年底,中國快樂人口只佔人口的78%,可見這比重長遠上升。

在去年6月的調查中,美國快樂人口的比重本與中國相若,但經歷疫情失控死亡人數眾多後,美國快樂人口比例1年多便下降了9個百分點,今年8月只得70%的人認為自己快樂。

上述結果與我們近距離的觀察大致脗合,但卻與蓬佩奧等人的願望大相徑庭。近月美國國務院多次發表演說或聲明,用最極端的字眼把中國政府描繪為一個邪惡組織,全球各國得而誅之,而中國人民則飽受欺凌,亟待外界救其於水火中。但這種與事實相悖的洗腦宣傳有用嗎?美國愈宣傳,中國人民用自身的經歷作比較,便愈發相信蓬佩奧等人在抹黑,自信更強,也更快樂。

蓬佩奧抹黑無視現實

所謂孤證不立,益普索只是一商業調查機構,其調查結果是否可靠?我們也應注意,快樂是主觀的,我說我非常快樂,你說你也快樂,是否等於我比你快樂?這未必,因為人與人之間的快樂程度不可互比,所以快樂的排名一般無甚意義,但上述調查中報告了有多少比例的人口自以為快樂,這倒是有意義的,因為快樂的人不會突然跑去推翻政府。今年7月哈佛大學的阿殊中心(Ash Center)公布過一份進行了10多年的研究報告,以量度中共管治的韌性(Resilience),其結果同樣意味着美國今天對華外交政策的不智與無效。

阿殊中心的研究,從2003年開始至2016年,目的是量度每年中國人民對中央政府、省政府及地方政府施政的滿意程度。結果顯示,在2003年,86%的受訪者對中央政府滿意,75%對省政府滿意,44%對地方政府滿意;到了2016年,對中央政府的滿意度已增至93%,省政府82%,地方政府70%。該研究中心並發現,每年滿意度的上落,與之前的施政是否受歡迎有很大關係。93%人民對政府的滿意度,是蓬佩奧等反華人士無法面對的,這又剛與上述的93%快樂人口巧合地相同。中國內地互聯網發達,人民對美國的資訊及認識遠超於美國人民對中國的認知,蓬佩奧說過些甚麼,中國人民知道,但顯然他們中絕大多數並不認為自己被邪惡政權置於水深火熱中,美國的宣傳愈極端,中國人民的心理反彈只會更大。蓬佩奧及他的謀士,的確不是聰明及肯面對事實的人!

走下坡的國家才會害怕事實。近日全球幾份最頂尖的科學及醫學學報,《科學》、《自然》、《新英格蘭醫學學報》及《刺針》等的編輯們都史無前例地狠批特朗普不重視科學,有些還在替中國辯護。世界是在變了。

(本欄逢周五刊登)

撰文: 雷鼎鳴 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雷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