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王弼
王弼

疫情奴隸

發佈時間: 2020/11/03

疫情奴隸

朋友從美國返回香港,需要檢疫14日,更必須在酒店進行。

我說︰「坐監最少都可以到戶外打籃球和剪草,如今14日困在斗室之中,不能做運動,連新鮮空氣也呼吸不了,這豈非慘過坐監?」

歐洲疫情持續,英、法、德又再次全國封城。這些搞全國性封城的政府都有一些共通點,首先政府會定下甚麼叫必要的經濟活動,旅遊業、酒吧、餐廳堂食、髮型屋等生意,通常首當其衝,被定性為非必要服務。

但非常奇怪,例如英國國會內只為尊貴議員服務的酒吧,就可以例外營業,為甚麼議員飲酒是必要服務,普羅大眾飲酒則要趕盡殺絕,不得而知。

還有,澳洲的維多利亞州政府就非常貼心,把人民像保護動物般圈在家的時候,容許他們每天有一小時可以離家做運動,但不可以走得太遠,必須在家方圓若干公里以內,否則告票侍候。

法國總統馬克龍的言論,可堪玩味。他說︰「與第一次『封城』相比,這一次放寬了對經濟活動的限制,公共服務部門、工廠、農場、建築施工等將繼續運轉。」

給一些人有機會繼續工作,像是皇恩浩蕩,但實際上是如果不允許民眾工作,連工廠和農場都關閉掉,那麼誰給馬克龍政府交稅?誰供應食物和日常必需品給總統和一眾政府高官?

政府以疫情為由,不想人民散播病毒,把他們禁足在家,但因為一個錢字,又迫於無奈放他們出來工作。

政府號稱是人民的公僕,但是經過一次疫情,誰是主人,誰是奴隸,不是清楚不過嗎?

(本欄逢周二刊登)

撰文: 王弼 曾任基金首席經濟師、智庫行政總監、生物工程師等。不認為當社會上的1%有甚麼問題,鼓勵讀者以晉身1%為榮。
欄名: 一巴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