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潘少權
潘少權

借錢也要送朗朗出國比賽的父親

發佈時間: 2020/11/13

借錢也要送朗朗出國比賽的父親

郎朗初期在北京跟的音樂老師並不喜歡他,常說他沒有才華,永遠無法成為鋼琴家,甚至把他開除了。但當郎朗換了一個音樂老師,從此以後,一切都改變了。

他開始贏得比賽,但家裏仍然缺錢。1994年,他12歲,想去德國埃特林根參加國際青年鋼琴家比賽。他父親問人借了5萬元人民幣做旅費。比賽結束,當主辦單位宣布郎朗獲勝時,他父親淚如雨下。後來郎朗看到報道,才知道父親承受多大壓力,幸好獎金讓他們有錢可以還債了。

要成為世界級音樂家,父親和他都知道不能永遠留在中國內地,他必須走上世界級舞台。於是,1997年他們再度搬家,去美國費城柯蒂斯音樂學院就讀。那時候他們的經濟環境略有改善,學校不但提供住宿,還借他一台史坦威鋼琴。郎朗憶述說,會在晚上偷偷溜到客廳撫摸琴鍵。

去到美國後他決心揚名立萬,但幾位新鋼琴老師都不約而同地提醒他,要學習的事情還多着呢。他花了兩年時間苦練,運氣終於在1999年找上門來。

當時芝加哥交響樂團聽過他的演奏後很欣賞,不過樂團表演早作安排。郎朗心想,或許幾年後他可以加入吧。

怎知第二天他接到一通電話,鋼琴家安德烈‧瓦茨原本要在芝加哥「世紀慶典音樂會」上演奏,不巧生病了,郎朗獲邀代替他。對郎朗來說,那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小提琴家以撒‧斯特恩介紹他出場,他彈奏了柴可夫斯基的《第一鋼琴協奏曲》。從頭到尾,他父親都是張着嘴巴傾聽。

音樂會結束後有一個慶祝會。大家要求他演奏巴哈的《郭德堡變奏曲》,他一直彈到凌晨3點。有些甚麼事情發生了。果然,他開始獲得許多演奏機會,包括林肯中心和卡內基音樂廳,但他父親還是不斷提醒他「要多練習」!

到美國後,郎朗的父親對他放輕鬆了。郎朗住在北京時很胖,因為父親總是要他多吃,但自己卻很瘦;到美國後郎朗愈來愈瘦,父親則長胖了。郎朗知道父親為他做了許多,所以很希望為父親做點特別的事。

2003年在卡內基音樂廳和父親合奏《賽馬》,就是為了報答父親,亦令他記起在北京寒冷歲月他們父子一起努力,從那裏走到一個得到幸運之神眷顧、讓他發光發亮的地方。

(本欄逢周一、三、五刊登)

撰文: 潘少權 喜旅遊 穿梭南北東西 愛讀書 探索中外古今
欄名: 天地#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