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雷鼎鳴
雷鼎鳴

反對派犯了7個大錯

發佈時間: 2020/11/13

反對派犯了7個大錯

4名反對派立法會議員的資格一直備受爭議,人大常委周三一錘定音,講清楚了標準,這4名議員不能夠留下,另外17名反對派同盟中,有15名議員表示同上同落,一起辭職。

這事件緣起於7月30日這4位人士收到選舉主任的通知,他們競選立法會議員的資格不符《基本法》要求,因而被取消,但立法會的選舉突然因疫情而延期一年才舉行,時任議員可多留一年,已被通知不符資格的4名議員不願離開,但其資格卻已備受質疑。

此事無先例,我估計政府也不知如何處理,官方消息說是林鄭主動請人大常委裁決,這不似是她做事的風格,而且張建宗在人大常委拍板前一天還表示取消議員資格純屬揣測,反映他不太清楚事件的來龍去脈。我猜測人大常委的提案應不是林鄭主動提出,而是有重要人士提醒她可以用她的名義這樣做,她也可以因而為中央及港人立下一點汗馬功勞。

誤以為內地很倚靠香港

經此一役,反對派在建制中的空間將大幅縮減,明年立會選舉時,這4名被DQ的議員必然無法參選,不喜歡他們的市民可以耳根較為清靜,其餘的15人就算還是希望參選,除非面皮足夠厚,總會感到情何以堪。反對派的政治資源與能量都會大跌,這不是高叫幾句口號自我陶醉便可化解的。為何他們會跌入此政治生命大大縮短的困局?我隨手一算,也可看出他們犯了7大錯誤而仍不自知。

第一錯是他們完全不懂博弈要有實力作基礎,實力不同,策略便不能一樣。他們不懂分析國情港情,誤以為內地十分倚靠香港,他們只要挾持香港,或佔據中環,威力便有如核彈般,中央對他們的訴求就不得不從。我自2010年初開始便多次撰文指出香港相對於內地的實力江河日下,反對派的判斷愚蠢至極,可惜忠言逆耳,一錯再錯,不斷搞挑釁。

第二錯是不懂得如何去補救自己的實力不足。本來最正道的方法是努力為港建設,增進香港在全國的經濟地位。《基本法》之所以有很多有利香港的條文,正是得益於80、90年代間香港的GDP等於中國的25%,香港經濟對中國不可或缺,港人無論立場如何,中央也十分重視。今天香港的實力已是俱往矣,反對派不思進取,竟然鋌而走險,以為與外國勢力眉來眼去便可增加自己實力,迫使中央讓步,殊不知效果只可能是剛好相反,自己的實力無法增加,更使中央下定決心早日把國家安全的隱患清除。

第三錯是部分反對派成了港獨分子,另一些所謂較溫和的又拒絕跟激進暴力的港獨攬炒分子切割。中國共產黨革命成功,原因之一是他們明白首要任務是搞清誰是朋友誰是敵人。宣稱核爆也不割席,等於提醒中央,自己是中央的敵人。

中央治港辣招陸續有來

第四錯是或明或暗的支持攬炒,以為損害無辜港人的利益便可要脅香港及中央政府,使其讓步。如此可笑的理論竟也敢獻世,反映港人中政治巨嬰滿街都是,效果也只是有二︰一是在中央眼中,香港的價值更低,做決定時更不會投鼠忌器;二是得罪了大量港人,我遇過不計其數的港人,只要看到中央下重手,他們便額手稱慶。

第五錯是反對派似乎毫無自我檢討的能力,他們顯然染上了特朗普的惡習,事事甩鍋諉過於人。有時看他們的論述、邏輯鏈斷裂,敘事荒腔走板的例子層出不窮,真替他們捏一把汗。不懂檢討便不會改錯,路只會愈走愈窄。

第六錯是不懂中央的處事風格。在中央眼中,港人在資本主義社會中生活,是統戰團結對象,不是敵人。但若有一些敵對分子顯露出來,中央視這些人為敵人,互相的關係便變為敵我矛盾,不是人民內部矛盾,那麼中央所會用的手段將會是徹底的,滴水不漏。未來的一段時間內,香港的管治漏洞會被一一填補。更辣的政策會陸續而來,那些喜歡寬鬆環境的港人,實應埋怨反對派的「累街坊」,若非他們的不懂進退、不停挑釁,何堪至斯?

第七錯是反對派的議員戀棧權力與議會提供的薪酬與資源,4名議員被裁定應DQ後,不懂得立時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以為留在議會中只搞破壞便是盡了責任。市民眼中會看到這是在浪費公帑,不斷製造流會而坐享厚幣,是很不討好的事,就算反對派內部,對此也大有人反對。

有此7錯,這批反對派的政治生涯能不萎縮嗎?

(本欄逢周五刊登)

撰文: 雷鼎鳴 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雷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