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曾廣標
曾廣標

特朗普主義的幽靈

發佈時間: 2020/11/13

特朗普主義的幽靈

拜登實質上已當選新一屆美國總統,西方盟國以至其他中小國家的領袖紛紛祝賀,懶理特朗普興訟指選舉舞弊。美國的兩大對手俄羅斯和中國則畀足面子給特朗普,要等待正式結果才祝賀拜登。討厭特朗普的人對他不認輸的行為當然很不滿,但這卻有助動員粉絲繼續支持他,不排除4年後再選總統,即時可令到受他恩惠的共和黨政客們不敢倒戈。雖然他的上訴注定失敗,但他今後對美國政壇的影響力絕對不能輕視。

特朗普已改變美政治生態

美國兩大黨一向鬆散,平時沒甚麼完善的黨組織可言,選民可隨意入黨或脫黨或轉黨,共和黨變成反對黨後,應該會由參議院領袖牽頭,退位的總統通常沒甚麼大影響力,更何況是輸了大選的?然而特朗普已改變了美國的政治生態,其獨特之處仍將左右共和黨的走向,拜登想要全國和解,在目前來看相當困難。

特朗普今次輸了大約500萬張普選票,但只佔投票率的2-3%,反映出有近半數美國人仍支持他,「美國優先」這一套仍有不少粉絲。而限制非法移民、強調法紀,也得到較多白人和不少中上層人士的支持。事實上,他今次所獲得的拉美裔人和黑人的支持票也上升了。他其實只是輸了給新冠病毒,漠視抗疫及簡單把責任推卸給中國,令美國成為疫情最嚴重的國家,加上疫症導致經濟大倒退,失業及就業不足的人數激增,令到白人藍領工人對他的支持率也減少了,這也是他在多個以重工業為主的「鐵鏽州」落敗的主因。

然而,「美國第一」及歧視少數族裔的民粹主義有不少支持者,很多共和黨議員是特朗普的死忠粉絲,多是靠特朗普的支持才可以上位,而共和黨暫時的失利不等於4年後不能捲土重來,甚至2年後改選國會的中期選舉便可重奪兩院的控制權,關鍵在於拜登是否一個只識講不識做的傳統政客。民主黨今次團結在拜登周圍,主要是他最有可能擊敗特朗普而已。左翼自由派其實更多人支持桑德斯,或沃倫等主張「劫富濟貧」的自稱社會主義者。

拜登當務之急為控制疫情

拜登要建立他的政績,首要應是戰勝世紀疫症,在安全和有效的疫苗可以大規模使用前,如何遏止疫情上升和把死亡率控制在更低水平是當務之急。在這方面,拜登完全有理由與中國合作,以及吸收中國一些基本的抗疫經驗,除了強制性戴口罩,也包括在重災區進行大規模檢查和隔離,使醫療設備不至於應付不來,換取時間讓疫苗廣泛使用,令經濟真的得以重啟,不是只重視短期經濟的表面改善而不把抗疫放於首位,在這方面,不少歐洲國家已有了正確的總結。我相信中國完全願意和美國合作抗疫,問題是拜登及他的謀臣們是否有這種識見。中美的政治和社會制度不同,意識形態有別,中國崛起會引起美國和其他西方大國的不安,衝突不可能避免,但不應像特朗普和蓬佩奧般把對抗升級至完全脫鈎,甚至是你死我活。

西方盟國喜歡拜登,是希望他重返多邊主義而不是美國獨大,有認為若西方各國聯手對付中國,對中國豈非是更壞的事?但無論是歐洲以至日本,都明白與中國有眾多經濟合作機會,當中國走向進一步開放,及更確守保護知識產權,而國企有更高透明度時,則龐大的中國市場對西方各國而言是商機處處,又怎會再學特朗普打貿易戰,損人害己?特朗普式民粹主義和單邊主義是破壞全球化進程的逆流,但全球化應為地球村帶來公平的競爭和合作,包括改善貧富差距,卻是各國均應努力的。

但市場更講究利益,美股在大選後繼續上升,除了疫苗研發有突破之外,共和黨在參議院仍可望制衡民主黨更是重要的因素,這將使民主黨難以推行大幅加稅的政策。然而,當民主黨向左轉之際,拜登行政當局也難以完全不理會加富人稅以至加強監管華爾街等訴求,因此,我認為美股明年將會面對不少新壓力。

(原文刊於《經濟通》)

撰文: 曾廣標 著名國際問題專家和財經評論員
欄名: 國金與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