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曾廣標
曾廣標

過渡到「拜登新時代」

發佈時間: 2020/11/27

過渡到「拜登新時代」

美國感恩節假期之前,在特朗普的認可下,聯邦總務署終於同意讓拜登團隊正式展開總統過渡進程,包括撥出700多萬美元經費,讓拜登獲取每日的總統簡報,與白宮的防疫團隊會晤共商抗疫,而其他各重要部們,包括國務院和國防部,也開始就移交事宜給予合作。一向重視面子的特朗普仍不肯公開認輸,甚至說要鬥爭下去,奪回他所謂的大選勝利。

看來就算當拜登在明年1月20日入主白宮後,特朗普口頭上仍會堅稱自己才是勝利者。事實上,特朗普將會繼續透過其眾多粉絲議員們左右共和黨,或為4年後捲土重來,或成為未來的「做王者」。拜登所說的今後全國團結「不分紅藍」,在美國社會嚴重撕裂的情況下,恐怕難以實現。

特朗普「永不認輸」但過渡程序已開始

在共和黨人願意配合移交政權之前,拜登已迅速籌組了他的國家安全班子,以便及早為新時代制定策略。內閣成員還要經過現時仍由共和黨略佔優勢的參議院,通過提名才可正式任職,但新班子基本上都是奧巴馬時代的舊人,有豐富的行政經驗,兼且暫時看不到有太大爭議的人出任要職,經過一些無何避免的言語留難後,應該可以正式上場。

共和黨還不一定可以控制參議院,特朗普今屆在傳統「紅州」喬治亞州輸了1萬多票,而該州兩名原共和黨參議員,也未能在大選日取得過半數選票支持,要在一月與得票居第二的兩名民主黨候選人進行決選,這是該州一向的特定規則,雖然過去若出現這種情況,共和黨人於決選時必可勝出,但今時不同往日,這已變成一個「半紅半藍」的州。不過,共和黨只要在喬治亞州贏得一席便可以在參議院有51席大多數,除非兩席全輸,民主黨才可以靠副總統賀錦麗的額外一票佔上風。如果民主黨控制兩黨,就可以全力推行「劫富濟貧」政策,最驚的會是美國股市!

特朗普不直接認輸,有助共和黨人繼續動員喬治亞州的支持者踴躍參加決選投票,但共和黨也不宜阻止白宮權力交接,以免得失更多中間派選民,因此,近期共和黨內有不少資深議員勸告特朗普要顧全大局。但要留意,僅做了一任便選輸要下台的總統,可能會在「跛腳鴨時期」為後來者埋雷,例如老布殊爆冷輸了給克林頓而無法連任,便曾出兵索馬里,令到克林頓上台後要「執手尾」,結果要狼狽地草草撤軍收場。

有認為變成跛腳鴨的特朗普,也可能針對伊朗或中國搞事,不能說沒此可能,但看來特朗普眼見自己選輸後在國際間十分孤立,盟友們都爭相「提早」祝賀拜登,他暫時也有點兒意興闌珊。例如在G20視像峰會提早離場去了打高爾夫球,見到道指升上3萬點時,召開了一個僅有60多秒的記者會,訴說他任內令到股市狂奔的功績便離場,懶得再和記者們辯論。另一方面,預定12月訪問台灣的美國環保局長惠勒,也宣布取消行程了。

拜登用知歐派內閣 圖聯歐對抗中俄

拜登強調,他上任不是「奧巴馬第三個任期」,因為時代已改變云云。然而,在醫保稅收和應付非法移民等問題上,拜登是想把特朗普的一套推倒重來。在國際間,「美國第一」的單邊主義將變回要「由美國領導的多邊主義」,應付的主要還是來自俄羅斯和中國的「安全威脅」。

將出任國務卿的布林肯,和總統國安顧問的沙利文都是資深外交官,與蓬佩奧等來自中情局的特工頭子在風格上會有很大不同,布林肯一向謹言慎行,應該不會在國際舞台上公開唱要「推翻中共統治」。然而,中國強勢崛起及在意識形態上的分歧對美國帶來威脅已是兩黨的共識,不是特朗普搞出來的,因此,美國新政府的主調仍是要壓制中國,儘管表面上可能有某些緩和,至少應可恢復一些對話。

布林肯追隨拜登20多年,在外交舞台上是「知歐派」,即是歐洲問題專家,這意味着拜登會優先和歐盟修好,結束「各敗俱傷」的關稅戰,讓美國回歸國際組織和條約,同時部署聯歐抗中俄。在特朗普時代,中國是優先打擊對象,但在拜登時代,有可能效法歐洲大國對中俄都採取「又壓又談」的策略。不過,拜登當局也要應付民主黨內左翼要求更加「關注中國人權」的聲音,因此,香港也會繼續是中美較量的其中一個焦點。

對北京來說,中美有分歧,但也需要合作,關鍵是把分歧管控好,在抗疫和環保等方面互補。這或只是良好意願,但先示好意看對方反應是上策。

(原文刊於《經濟通》)

(本欄逢周五刊登)

撰文: 曾廣標 著名國際問題專家和財經評論員
欄名: 國金與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