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王弼
王弼

不聽話的DNA

發佈時間: 2020/12/01

不聽話的DNA

香港疫情爆發第四波,但仍低於7月時的高峰。相對上歐美疫情更為嚴峻,現時每天的確診數字都以倍數增加,高於春夏季之間的第一波疫情。有評論說,歐美疫情無日無之,尾大不掉,是因為西方社會的自由風氣所致,意味如果政府極權一點,人民聽聽話話,疫情應可以受控。

對於亞洲人,特別是受儒家思想影響巨大的東北亞人來說,他們對西方人抗拒戴口罩是難以理解的。話說回頭,其實在西方抗拒戴口罩的人也是少數,8、9成的城市人已成為順民,大多數刁民是來自鄉郊人口較稀少的地區,他們的抗拒其實不難理解,平時見動物多過見人,為甚麼要全天候戴口罩呢?

至於城市裏那一、兩成不戴口罩的死硬派,有人認為他們沒有公德,但更貼切地形容,是他們最不識時務。他們問太多的問題,例如口罩有沒有用?究竟瘟疫大流行的2020年,全國死亡的總人數是否比2019年多?新冠病毒的殺傷力是否真的比流感高?政府有必要動用前所未有的手段去鎖國封城,破壞經濟?患抑鬱而死的人,是否比患新冠病毒而死的人多?

我的韓裔朋友便不耐煩說︰「不要管戴口罩有沒有用,政府要你戴你為甚麼不戴?疫情當下,就算戴口罩沒用,告訴別人自己已為社會盡了力(virtue signalling),不應該嗎?」他更乾脆形容這些人為政府的敵人。

說開政府的敵人,有人類學分析認為,原來一個人遵守政府法律的傾向,是跟他們的DNA有關。調查發現,監獄裏的犯人,擁有這條「不聽話DNA」的比率高於社會的平均數,所以以前有一種優生學的論點說,如果社會上的人都沒有了這條不聽話DNA,不就天下太平嗎?但研究結論也指出,如果社會上的人都失去了不聽話的DNA,一旦出現殘暴的政權,社會上就沒有人會出來推翻暴政。西方社會的確太多這種敢挑戰政府的麻煩人,對政府信任的程度,顯然是東西方文明的一大分野。

(本欄逢周二刊登)

撰文: 王弼 曾任基金首席經濟師、智庫行政總監、生物工程師等。不認為當社會上的1%有甚麼問題,鼓勵讀者以晉身1%為榮。
欄名: 一巴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