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方健儀
方健儀

休息、工作、再工作

發佈時間: 2021/02/01

休息、工作、再工作

我上星期生日,再到訪元朗露營車營地。大愛這兒人煙稀少,恍似世外桃園。今次親手炮製最愛的玫瑰雞翼、兒時派對必備的菠蘿腸野餐。一點水果,一杯香片,一絲陽光,一片綠嶺,再跟營地的寵物玩耍,比到外地旅行時排到密密麻麻的行程更放鬆。

我是一個正常人,面對如斯美景也會不禁奢望︰「如果永遠留喺呢度,你話幾好呢?」或「如果第二日唔使返工,你話幾好呢?」眾多「XX症候群中」,我認同「假期後症候群」是最難熬。但我也是一個頗了解自己的人,加上目前的工作性質是「多勞多得,唔勞唔得」,所以我這幾年有一套調節「假期後症候群」的方法。

生理上,我盡可能在放假前一兩天,做好放假後的工作準備。例如今次放完假要為節目錄影,我會先唸熟稿件,準備好衫褲鞋襪,因為我知自己放假後會心散,做甚麼也提不起勁,何不及早準備所有硬件,工作日一睡醒便可出行。

心理上,我盡可能維持自己愉快的情緒,不因假期結束而消沉。例如今次營地負責人告訴我,幾個月後他們將添置超吸引的新設施,讓我訂定下一趟旅程。我一些朋友在疫情前,每年都提早一年訂好歐洲機票酒店,因為較便宜又可免費取消,還能讓自己保持期待心情。現在沒有機會飛,他則為旅行基金儲錢,樂觀地期盼那一天我們會飛。

還有一些樂天知命的朋友說,有工開已經很開心,有薪水才可支撑下一次旅程。有的說沉悶的工作性質改變不了,她惟有改變自己的辦公桌,放些旅行戰利品,即使不會立即消滅「假期後症候群」,起碼不讓自己討厭工作環境。

"Work hard, play hard"(我理解為「勞逸結合」)有它的道理。「逸」靠「勞」維持,沒有「勞」又哪會珍惜「逸」?農曆新年就快到,work hard一星期後,大家要play hard。(本欄逢周一刊登)

撰文: 方健儀 傳媒工作者,包括電視電台節目主持、司儀、大學兼任講師、傳媒顧問等。
欄名: 破天「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