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古錦榮
古錦榮

丈夫冷落 另尋寄託但困擾仍在

發佈時間: 2021/03/16

丈夫冷落 另尋寄託但困擾仍在

「想到他,我有點難過、有點憤怒,但內心又有一把聲音說︰現在當眾人都覺得生活不容易時,自己的生活及經濟條件已不錯,不要太執着吧。」她談及與丈夫關係的內心矛盾,認為自己要知足,但內心從沒有覺得滿足的喜悅。

過去數年,丈夫專注於工作,得到好成績,生活條件愈來愈好,但她與丈夫的距離感與他們的居住面積一樣,都是倍升。丈夫工作時間很長,她經常一個人吃晚飯,晚上很多時她在睡房,他仍在書房。對上一次做愛已是一個月前的事。

「丈夫在公司內未夠4年升了兩級,能力很高,前途無限,將來的生活大可放心。」聽到朋友對丈夫的讚賞,她甚麼也感覺不到,除了空虛感。她對我說︰「你認為我是否太執着和不知足?我曾告訴自己放鬆一點,但做不到。」持續的空虛感會影響一個人的自我評價,跌入迷茫,卻又不是那麼容易用說話去表達,此刻的她正是這樣。

「知足是很主觀的判斷,你是否覺得有些很重要的渴望或需要不被滿足?」當她愈是對自我有懷疑,我愈希望她與自己內心多對話。

調校期望從而減低失望,是常見應對方法,她也不例外。3個月前,她開始在交友App找人傾談,現已有一談得投契的男網友。現時晚上,丈夫在書房對着電腦,她在睡房望着手機,各有專注和投放。以前她一個人在等他,現在有另一個他在等她。她的空虛感減低,但與丈夫的距離感拉得更遠。

「如果你的空虛感是因為丈夫對你失卻專注,現在你像是要填補空虛而將對丈夫的專注轉移。」我希望她檢視一下所選擇的情感出路是怎樣的路?因為困擾,所以找尋寄託;找到寄託,原來困擾仍在。感情的紛亂,在於心想擺脫內心糾結,卻不經意地將自己握得更緊。

撰文: 古錦榮 喜歡聆聽多於說話,發現每段情性關係都是一個獨立生命故事。
欄名: 性治療師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