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脊醫治療|「啪骨」治療增中風風險? 脊醫5點拆解

發佈時間: 2021/05/14

脊醫治療|「啪骨」治療增中風風險? 脊醫5點拆解

近日網上流傳一則某大傳媒的報道,提及脊醫矯正治療,一般人稱之「啪骨」,談到治療風險甚高,有可能導致中風。香港脊醫學會收到不少病人查詢有關治療的安全性,由於關節矯正是脊醫治療中經常出現的元素,故此,特別引用國際研究報告文獻解說,務求令公眾在看相關消息時,可分析當中是否涉及個別例子,屬於冰山一角,免被誇大失實的報導手法所誤導。

求助傳統西醫或脊醫 並不增加中風風險

公眾最關心俗稱「啪骨」會否是高風險治療,並且增加中風危機,我們需要用科學統計方法來分析脊醫矯正的安全性,加拿大有研究探討看脊醫後與中風有沒有直接關係。九年間(1993年至2002年)安大略省居民因中風入院者,翻查其前一年有沒有向脊醫或西醫求診,結果發現3272名中風人士,有818名曾經求助脊醫或西醫,而兩組的數字相約,顯示脊醫治療較傳統西醫治療高風險的說法並不成立【備註1】。

磁力共振觀察矯正頸椎 血管流動沒異常

因頸椎靠近大動脈,一直以來,頸椎矯正受到國際研究關注。接受關節矯正治療者,過程中會聽到聲響,這是關節內的氣體郁動所發出來,因此容易令一般人關心其安全性,於是有研究使用磁力共振來觀察頸椎在矯正時,會否突然增加血液流動上腦;結果顯示並沒有影響,靜態或郁動頸椎時,血液流向沒有大分別,頸椎矯正增加中風機會的說法沒有實質證據【備註2】。

理論上當頸椎處於往後仰,持續或突然左右扭動時,有可能會傷及血管。日常情況例如駕駛時擰頭目測盲點,運動的抬頭動作,打乞嗤或咳嗽亦有機會傷及血管。其他身體毛病例如高血壓、偏頭痛、發炎、血管異常、動脈硬化、幅射冶療等亦被視為增加中風風險。

脊醫治療與中風不存在因果關係

頸痛和頭痛是脊醫診所常見的病人,兩種痛症的成因有很多,而亦有可能是中風前的一個徵狀,病人到不同診所求醫及後出現中風,接受治療與中風兩者並不存在因果關係。病人因為頸痛頭痛求助醫生,給發現是中風初期現象,與由醫生作了一個問題引致中風,是兩件完全不同的事宜。

脊醫為一線醫護 診斷病理無需轉介

公眾關心脊醫的矯正手法,我們強烈建議要找合資格專業人士處理,脊骨神經科醫學是一個獨立的醫療體系,脊醫在香港註冊是第一線醫療人員,跟西醫、牙醫同享獨立而平衡的地位,脊骨神經科並非西醫中的分科,不需經任何轉介,可直接為病人診治。脊醫通過嚴格培訓,密集的人體解剖學研究,擁有專業範疇包括診斷、治療及預防因骨骼、肌腱系統毛病引致的神經系統及整體健康所衍生的各種病症,可作出斷症及治療方面的主要決定,能夠為病人診斷關於內臟的病理,遇上急切情況會即時轉介急症室,若其他可治療骨關節的非一線醫護人員,則未必能及時發現病人正處於「緊急狀況」。

專業訓練受政府監管

脊醫註冊條例第428章,是為本港實行脊醫註冊的法定條文。自2001年,醫療專業的註冊保障市民的健康、安全及利益。法例規定;只有受過脊醫訓練,並合資格的人仕方可註冊為脊醫,此法例亦對脊醫的專業行為進行監管。

以手力醫治疾病的發展可遠溯至二千年前的希臘文化,CHIROPRACTIC 由希臘文 CHEIRO PRATIKOS 演化而成,意思就是「親手而成」。脊醫常用的醫療技巧包括脊科矯正術 CHIROPRACTIC ADJUSTMENT 及手療醫學法 MANUAL PROCEDURES,就 是以雙手調整功能性問題 FUNCTIONAL SUBLUXATION 的脊椎、骨節、神經及肌腱系統至正常的機能,令病人的身體功能恢復平衡,痛症消失。

由手療矯正所引發惡性反應的機會率非常低,由專業脊醫進行的手療矯正術極之安全,而一般的副作用多屬生理機能的正常反應,有五成的病者會出現頭痛、疲倦、及被治療部份痛症稍為擴張等,研究指出,這些均屬能預期及並無危險的自然反應【備註3】。因吃消炎藥而產生腸胃出血致死亡,及做腰部手術而死亡,相對之下,其他治療腰、背痛的療法低於前者200倍,低於後者800倍【備註4】。

醫生資歷:

香港脊醫學會會長─註冊脊醫陳顯强 Dr Henry Chan

{{hket:inline-image name="1.jpg"}}{{/hket:inline-image}}

香港脊醫學會會長─註冊脊醫陳顯强 Dr Henry Chan

【備註1】參考:Moser N, Mior S, Noseworthy M, et al. Effect of cervical manipulation on vertebral artery and cerebral haemodynamics in patients with chronic neck pain: a crossover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BMJ Open 2019;9:e025219. Doi:10.11367 bmjopen-2018-025219

【備註2】參考:Risk of vertebrobasilar stroke and chiropractic care: results of a population-based case-control and case-crossover study.

Cassidy JD, et al. Spine (Phila Pa 1976). 2008. PMID: 18204390

【備註3】參考:Barrett AJ et al. 2000, Senstad O et al. 1997, Leboeuf-Yde et al. 1997

【備註4】參考:Gabriel SE et al. 1991, Dabbs V et al 1995, Deyo RA et al 1992, Malter AD et al. 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