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王弼
王弼

疫苗護照與社會信用制度

發佈時間: 2021/09/07

疫苗護照與社會信用制度

原本以為,疫苗護照會在國際跨境人流上較快落實,只要打了認可的疫苗,旅客需要隔離的時間便可大大縮減,甚至完全取消,但以目前情況來看,旅客要進入香港,還是要負擔昂貴的隔離酒店費用和長時間隔離。

世界各地也有類似的情況,澳洲已被譏笑是地球上最巨大的監獄,無論國民還是旅客,要進出澳洲可能比從前越過柏林圍牆更難。美加和歐洲之間的跨境可能寬鬆一點,但亦朝令夕改,歐盟原本在較早時間撤銷了對美國旅客的旅遊禁令,但因美國的疫情再次升級,於是在8月30日重新頒布禁令。總之,就算打了疫苗,要在國與國之間遊走還是非常困難。

反而內地的疫苗護照卻迅速落實,本來西方政府高舉人權平等和尊重私隱,早前多國政府都說不會推行疫苗護照,可是突然間,英、法、美、加、丹麥和以色列等多國都打倒昨日的我,全國或部分省市推行各類型的疫苗護照,沒有接種疫苗的市民,就不能光顧酒吧、音樂會、室內運動、餐廳等。

要知道,西方家庭普遍沒有女傭,不准到餐廳用膳,要未接種疫苗的人屈在家中天天煮飯,特別是在天寒地凍的冬天,夜長日短,根本就是一種折磨。當然,他們仍可以買外賣,但出外用膳,和朋友一聚開懷暢飲可以紓緩壓力,可能比吃東西更重要。總之,疫苗護照對於未接種疫苗的人是一大懲罰。

更引起社會關注的是,一些弱勢社群例如智障人士,他們根本不懂得怎樣去接種疫苗,接種了也不懂如何出示疫苗護照,不過,西方政府還是認為要一些人犧牲小我,這樣180度改變昔日尊重人權平等的態度,實在令不少人愕然。

不難預測,如果疫苗護照能長期推行,民眾沒有大反彈,下一步西方政府便可以加上其他要求,例如除了接種疫苗,未繳交通違例罰款的人、在社交媒體散播「假消息」的人、甚至是反對政府這個那個政策的人,都可以利用疫苗護照建立的電子平台,限制他們買賣,為他們的生活構成不便。噢,一個乾坤大挪移,社會信用制度由此誕生。(本欄逢周二刊登)

撰文: 王弼 曾任基金首席經濟師、智庫行政總監、生物工程師等。不認為當社會上的1%有甚麼問題,鼓勵讀者以晉身1%為榮。
欄名: 一巴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