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古錦榮
古錦榮

面對曾出軌伴侶 想原諒但不能釋懷

發佈時間: 2021/09/07

面對曾出軌伴侶 想原諒但不能釋懷

時間是治療心靈受傷的良藥,但不是解決問題的高手。「我不知道他怎麼想?也不知道他是否不想跟我做愛?」談及現時的性生活,她拋下兩個「不知道」的問題。她形容丈夫在床上很被動,連動一動的意慾也沒有。做愛,每次都是由她提出;前奏,只有她不停去撫摸刺激他的身體;性交,她全程坐在他平躺於床上的身軀。

一個躺在床上的木訥男人,唯一能捕捉他的反應,就是陰莖勃起的生理反應,是進行性交的訊號。除此以外,她看不到他有其他表情和感受。原本是兩個人的親密行為,現在只得她一個人在動。這種「有行為沒感覺」的性生活,她不知道還能熬多久。

「我很想重建我們的關係,但看他的反應,怎樣走下去?但畢竟自己有錯在先,豈能要求原諒。」因為自己以往心中曾有過另一個男人,在做錯事就沒有權利提出要求的想法下,她原本的失望立即被歉疚蓋過。

「一年前你決定跟她復合直到現在,是否仍有些內心障礙令你耿耿於懷?」我問她丈夫。

「原以為事情會隨着時間過去而淡忘,事實卻並非如此。每當跟她親熱,腦海便會浮現她與那男人一起的畫面,愈想忘記,就愈揮不走。」每當與太太親熱,他只想着太太與別人親熱,而不是專注於自己與太太親近的當下感覺,怪不得體驗不到性親密。他認為說了原諒,就要大方一點,不應舊事重提,卻不知道情緒記憶不是有與沒有的自主選擇。

「經歷過感情創傷,你的反應實屬正常,為何沒有將內心的忐忑與掙扎向太太透露?」我希望他明白,呈現自己的真實和脆弱,也是重建親密關係的一個導向。記憶不代表記仇,說出來不一定是心胸窄,能夠向對方呈現真實與尋求一起時的愉快感覺,是親密關係一體兩面的平衡。企圖抹殺其中一面,可能令彼此在親密關係中因失真而失足。

撰文: 古錦榮 喜歡聆聽多於說話,發現每段情性關係都是一個獨立生命故事。
欄名: 性治療師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