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王弼
王弼

西方新名門望族

發佈時間: 2021/10/19

西方新名門望族

坊間流傳,中國古代官員最喜歡黃河決堤,因為皇帝會撥大批款項賑災,官員一邊救人和重建,一邊上下其手,總之天一半地一半。中國自古以來官員的俸祿不高,如果想頤養天年,退休後仍能保持做官老爺時的排場,當權的時候就要多花心機,多結交朋友,怎樣當一個明哲保身的官,是古代讀書人士大夫窮一生精力研究的課題。

當今的西方社會,做官的其實俸祿也不高,美國總統年薪40萬美元、英國首相16萬英鎊、加拿大總理18.5萬加元、澳洲總理55萬澳元,雖說他們的日常生活有納稅人供養,薪酬幾乎淨袋,但落袋的錢仍少過許多香港的執業醫生,但權力卻是天淵之別。新冠疫情以來,加拿大的財政赤字由過去的400億加元爆升10倍至4,000億,相信其他西方都有類似情況。多花的錢都是天文數字,怎樣花?花在哪裏?總理和各部長都有決定權,最特別的是,因為抗疫人命關天,最緊要快,所以許多項目都毋須招標,你認為最後拿到政府項目的企業,會是一間初創企業,還是一向和政府關係友好的財團?

記得以前有位家住山頂的老前輩說,如果你拿着2、3億港元跟地產經紀說要買樓,誇張的說,如果你說要拿下月亮,他也會想辦法拿下來,那些最難買天王級演唱會的VIP門票,更是小事一樁,一定不會托手踭。如果西方政府的內閣官員可以花的錢都以千百億元計,其交朋結友的能力,實在不難想像。

難怪那些中產出身的克林頓、貝理雅、奧巴馬、拜登,最後身家都以十億美元計,躍升為某某家族。今次新冠疫情所花的錢都是以往望塵莫及的,將來西方政壇又不知創造多少新的名門望族了。

(本欄逢周二刊登)

撰文: 王弼 曾任基金首席經濟師、智庫行政總監、生物工程師等。不認為當社會上的1%有甚麼問題,鼓勵讀者以晉身1%為榮。
欄名: 一巴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