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王弼
王弼

西方世界向左走

發佈時間: 2021/10/26

西方世界向左走

一位來自英格蘭的上市公司主席,一次跟我分享他的童年經驗。那時英國戰後百廢待興,還有配給制度,原來該制度自二戰1939年爆發以來就一直沒有停過,直到1954年才結束,已經是大戰結束差不多十年後的事。

講到這裏,也許很多讀者無法想像配給是甚麼一回事,香港人最熟悉的,也許是從書本上得知日治時代每人每日分配白米六両四。

在配給制度下,別以為貨品免費,錢還是要付足,不過在錢以上還要附上政府發行俗稱「糧票」的票據,才可以交易。朋友在英國的童年,政府發給他各類糧票,例如煙肉每日4安士、芝士1安士、牛油2安士,諸如此類。大量食物由政府統籌分配,生產商都只以量為指標,導致食物的質素低劣,選擇也少。可以想像,政府除了要控制食物的分配外,在其他戰略性行業,如能源、電訊、交通等,都被國有化。

在戰爭期間,政府全盤規劃人民的衣食住行,人民習慣了,甚至到了戰爭結束,也不願意離開配給生活,以致在1945年的英國大選,英國人把選票投給工黨的艾德禮,延續和擴大計劃經濟,國民某程度有較穩定的工作和必需品的供給。但國營企業效率低劣,人民最終忍受不了被政府支配的生活,最終在1979年選出戴卓爾夫人當英國首相,世界亦由那一年開始逐步放棄計劃經濟,擁抱自由經濟。

但自由經濟經過40餘年的發展,雖然把數十億赤貧的人拯救了出來,但西方大量中產人士卻在這場競賽中被比下來,開始厭倦太多自由。一場新冠疫情,西方許多人民嫌政府的管制不夠多,絕對是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

如果1979年戴卓爾夫人上台,是展開其後40年自由化的重要里程碑,2020年的新冠疫情,也許是未來三數十年新配給制度的起點。

(本欄逢周二刊登)

撰文: 王弼 曾任基金首席經濟師、智庫行政總監、生物工程師等。不認為當社會上的1%有甚麼問題,鼓勵讀者以晉身1%為榮。
欄名: 一巴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