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古錦榮
古錦榮

誰有權對他人性行為指指點點?

發佈時間: 2021/11/16

誰有權對他人性行為指指點點?

容許我先戴頭盔︰我不是鼓勵別人嫖妓。

鋼琴王子在北京嫖妓被捕事件,在內地廣受關注並引起網上熱議,當中不少帶高位扣殺味道的言論:「黑白琴鍵,不容涉『黃』。」「誰敢突破底綫,挑戰國法和公德,就是自作孽不可活。」「……業精於勤荒於嬉,行成於思毁於隨,自詡藝術家……更應該嚴格規範自己的言行……」個人在斗室內的性行為被人公開談論,花生遍地。

王子一夜間變成官媒口中的「劣迹藝人」,遭內地部門及協會割席抵制。他除了支付肉金作性服務的消費,還要接受別人對他人格批判作性道德消費。色字頭上一把刀,這一刀深得見骨。

「如果性是關乎公眾的事,標準應該公平一點,但為何已有妻兒又跟別的女人搞上、誕下私生女,可以成為國家和行業的推廣大使?如果性是個人的事,除了伴侶或配偶,誰有權對別人的性行為指指點點?」曾嫖妓的他說。

「道德批判,是一件指出自己有理而別人不濟的輕鬆事。但人做出錯誤行徑,很多時不是不知道原則對錯,而是由於不同原因令『知道』的事做不出來;又或當做了第一次,認為事情可隱瞞,於是再做。現在面對一些有去嫖的朋友,我不會在道德高地指指點點,只會跟他們分享我走過的路。雖不知道自己的話有否影響力,但他們起碼覺得我是出於關心和善意。」他說

兩年前他被太太發現嫖妓,聲淚俱下要求原諒,但太太堅決離婚。太太離開,他自責太遲才學懂珍惜,明白「出嚟行,係要還」的道理,所以他希望朋友可以慎思嫖妓是甚麼性質的性行為,免得將來像他一樣懊悔。但像他願意細味人生苦澀的人並不多,所以當周遭有人做了些有違道德的性行為,大多是輕鬆的站在旁邊口舌批判一番。

撰文: 古錦榮 喜歡聆聽多於說話,發現每段情性關係都是一個獨立生命故事。
欄名: 性治療師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