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唐德玲
唐德玲

美國縮表 香港也「縮表」

發佈時間: 2022/05/18

美國縮表 香港也「縮表」

上日提到,由於美國開始加息,令港美息差拉闊,而在聯繫滙率制度下,近期開始有資金流走,即是有人沽港元、換美元。這可能是套息,也可能是真正流出香港。但無論如何,這足以令港滙跌至7.85的弱方兌換保證水平。

所謂「弱方兌換保證」,就是金管局容許港元兌美元在7.75至7.85這個波幅水平上落,但當港滙跌到7.85的偏弱水平時,就會保證入市接港元的沽盤。

港滙疲弱 金管局屢接港元沽盤

截至周二為止,金管局已經承接了近176億的港元沽盤,令到銀行體系結餘減少至3,200億港元左右。而在此之前,銀行體系結餘有一段長時間維持在3,400億港元左右的高水平。

我告訴姊妹Judy,這是聯繫滙率,或所謂「貨幣發行局」的正常運作。兩年前當資金大量湧入的時候,金管局也曾入市接了很多港元買盤。當時金管局接了買家手上的美元(等於負債證明書),換了港元給他們,令到香港銀行體系的結餘不斷增加。

今時的情況剛好相反,因為金管局入市,就等於拿當日收到的美元給沽家,當金管局接了他們的港元後,便會註銷這些港元,導致銀行體系結餘減少,變相產生挾息的效果。

但當聽到「挾息」這兩個字時,Judy就突然緊張起來。

「挾息?是否1998年那次拆息急升至300厘的情況?當時好像很恐怖呢!」Judy搶着說。

「哈哈,原來妳的股齡也不淺,仍然記得1998年『大鱷』狙擊港元和港股那一幕。當時港元隔夜拆息一度急升至300厘,成為市場熱話,也令『大鱷』損手呢!」

「我當時年紀小,只有依稀的印象,但我記得當時有人批評時任金管局總裁的任志剛為『任一招』!」Judy笑着說。

「對呀,但我認為,這一招很管用呢!就是靠這一招,我們擊退了大戶。但我要補充,當時『大鱷』不是用自己的港元來沽,而是從拆息市場借入港元,所以,當銀行體系結餘收縮,就會令銀行同業拆息抽升,他們要用超高息才能買回港元平倉,因此令他們蝕大錢,這是正常的市場操作。」

「啊,我只記得,當時真的驚心動魄呢!但這一切已經過去,今時今日,對我們老百姓來說,最想知道的,就是在甚麼情況下,香港才要加息?」

結餘跌至500億 才有加息壓力

「明白,如果妳想知道這個,就要密切留意銀行體系的結餘數字了。正如我所說,在正常情況下,銀行體系的結餘只有幾百億,現在仍有3,000億以上,這些都可能是游資(超出每日正常結算需要的資金),當這些資金不斷流走,回落至500億或以下,香港就真的有加息壓力了。」

「兩年前美國開始加息,但香港沒有跟隨,好像只加過一次八分之一厘息,就是因為沒有資金流走?」

「對呀!」

「為甚麼那些資金不沽港元,買美元套息?」

「很難說,但資金留在港元自有道理,可能用來買股買樓,回報更可觀呢!」

「是嗎?」

「可能是的,另外,妳有沒有留意財經新聞,美國除了加息之外,也要縮表,即是縮小美儲局的資產負債表規模?」

「有聽過。」

「其實,香港銀行體系的結餘,就像美儲局的資產負債表規模一樣,過去兩年大幅膨脹了。美儲局資產負債表由兩年前大約4萬億美元,增至現在近9萬億美元,故現在開始縮減規模;而香港銀行體系結餘,也由兩年前500億港元左右,增至現在的3,300億至3,400億港元,現在亦要縮減了。」

「即是美國縮表,香港也會『縮表』?」

「正是呢!」(待續)

tong_lydia223@yahoo.com.au

(本欄逢周一、三、五刊登)

撰文: 唐德玲 作者從事理財策劃工作逾十年,並擁有認可財務策劃師資格。
欄名: 女人筆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