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潘少權
潘少權

愛丁堡#蘇格蘭人#建構現代文明

發佈時間: 2022/05/20

愛丁堡#蘇格蘭人#建構現代文明

在蘇格蘭讀書,大學教授的口音令人吃不消。蘇格蘭口音和威爾士口音不相伯仲,但蘇格蘭人的民族氣節卻深入骨髓,從不因為和英國合併多個世紀而消退。

第一次到蘇格蘭首府愛丁堡,不管是在老城區縱橫交錯的小巷裏穿梭,抑或在Arthur's Seat(亞瑟王座)綠油油高地信步遊走,又或是在Calton Hill的國家紀念碑憑弔,也能感受到那種倨傲不屈的獨立精神。

Arthur's Seat是死火山,高820呎,佔地超過600英畝,Holyrood Park的最高點。從山頂俯瞰整個城市,可以看到古城的全貌、王子街和愛丁堡城堡,以至Forth河河口的壯麗景色。

國家紀念碑是為了紀念拿破崙戰爭中的死者而豎立,建築師Henry Playfair以雅典農神廟為靈感,設計了這座峻厲淒美的紀念碑。日落時分在此拍照打卡,宏偉淒美,更凸顯了蘇格蘭人千百年來屢戰屢敗的堅毅不凡,卻又總是屢戰屢敗的傷心欲絕。

不過,我們又總是和蘇格蘭有種隱形聯繫,不因殖民地時代的總督,還是英國公司的家族多是蘇格蘭人,而是蘇格蘭人對現代世界貢獻甚豐,只是我們知之甚少。由普通如洗手間沖廁到雪櫃,從單車到蒸氣機,由指紋鑑證到雷達的發明,都是出自蘇格蘭人的手。

我的蘇格蘭老師最引以為傲的,除了自由經濟學鼻祖亞當‧史密斯(Adam Smith),還有改變了整個現代世界的哲學之父Francis Hutcheson、哲學家大衞‧休謨(David Hume),以及影響歐洲浪漫主義的沃爾特‧司各特(Walter Scott),他們的思想改變了整個現代世界的進程。

蘇格蘭人可以說「發明」了現代世界,建構了現代世界文明的科學技術、資本主義和民主制度。

(本欄逢周三、五刊登)

撰文: 潘少權 喜旅遊 穿梭南北東西 愛讀書 探索中外古今
欄名: 天地#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