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王弼
王弼

新科學的奧秘

發佈時間: 2022/06/21

新科學的奧秘

兩年來,本欄寫了一些關於新冠疫情的文章,因為自己不是醫學權威,最多只曾在諾貝爾化學獎得獎者Dr. Michael Smith創立的Biotech Lab實習,和花過4年時間在香港科學園傍一所生物研究院內,與細菌日夜為伍外,實在沒太多資格評論當代科學(特別是疫情爆發以來的醫學)。近兩年在電視熒幕看見許多醫學專家的評論,或政治人物如何依賴科學作政策決定,令我對當代科學有種愈來愈陌生感覺,可見王弼實在追不上科學新時代,更印證當年轉行讀經濟的決定很正確。無論如何,希望這篇文章是王某對西方疫情的最後一篇評論。

身處西方世界的王弼,眼見疫情消失得「無影無蹤」,並非說沒有人染疫,而是傳媒不再花時間報道,西方人民就不當疫情是甚麼一回事。在加拿大溫哥華,主流白人基本上不再戴口罩,只有華人聚居的地區,因為他們主要收看亞洲的新聞頻道,戴口罩率也緊跟隨亞洲步伐。

有趣的是,西方疫情的「消失」,在社會各階層也有先後次序。疫情首先「消失」的,發生在政界最高層。英國首相約翰遜,就因為被傳媒爆料於2020年聖誕節在首相府與幕僚開派對,搞到一身蟻。英國人民對首相的做法非常憤怒,因為根據當時英國政府專家透過傳媒的報道,疫情非常嚴峻,不得不封城,因此社會許多活動都被制止,店舖要關門,紅白二事被禁止,留彌病人也不能見親人最後一面,但政府高層卻可以摸着酒杯底笙歌擁抱,在首相府慶祝聖誕。

其實可能只是英國人看不開而已,如今同一疫情,根據世衞建議,疫情仍是大流行,但在世界各地卻有不同的處理方法,歐美許多國家已完全取消疫苗通行證,一些地區卻仍嚴格執行,對不同對象採取不同政策,有甚麼出奇?總之,當今醫學科學實在太深奧,我們還是緊跟本國醫學權威的領導吧!(本欄逢周二刊登)

撰文: 王弼 曾任基金首席經濟師、智庫行政總監、生物工程師等。不認為當社會上的1%有甚麼問題,鼓勵讀者以晉身1%為榮。
欄名: 一巴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