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唐德玲
唐德玲

竹篙灣隔離 保險有得賠?

發佈時間: 2022/08/29

竹篙灣隔離 保險有得賠?

姊妹們,第5波疫情在2月底3月初爆發得最厲害,每日的感染宗數以幾何級數上升,最高曾達5萬多宗,但我在那段期間也能守住「清白」,未受感染。

但可惜,在近期疫情再升溫的日子中,我也未能倖免,8月中時也受感染,幸好我已經打齊3針,症狀不算嚴重,等於患了一次重感冒。不過,最初一兩日的頭痛也是蠻辛苦的。

發病的第二晚也令我徹夜難眠,那種感覺十分難受。而且,我要等到確診後的第8日才第一日轉陰,好像比一般人慢,也比衞生署的指引遲了兩天才可出關。

總之,經過9日的「單獨囚禁」後,我現在已經完全「康復」,可以「重新做人」。我感到,我現在是無敵的,因為感染後的首兩三個月是安全期。俗語有云,在那裏跌倒就在那裏爬起。

我是在舊同事飯局中受感染的,現在我反而不怕出席飯局呢!如果有人邀請我去飯局,我估我大多都會答應!

疫情升溫 打3針仍中招

哈哈,上述都是苦中作樂的自我揶揄。現在疫情升溫,雖然已接種3劑疫苗的人,絕大部分都是輕症,但也不能排除我們會感染到一些高危群組。因此,我仍然認為,能夠不受感染始終是最好的!所以,我也要響應政府呼籲,近期要減少一些大型的飲宴或飯局了。

我的家居有獨立廁所供我閉關之用,所以沒想過去竹篙灣或亞博之類的社區治療設施隔離,但也有一些人,因為家居環境不適合隔離而自願去竹篙灣的。我的朋友Frances就是其中之一。早幾日我跟她閒聊,才知道大家都在差不多時間中招。

「竹篙灣的住宿條件如何?」我問Frances。

「怎會好?我只是不想感染家人才願意去。嗯,我有個問題想問,我買了住院現金,這次住了竹篙灣,是否可以當住院一樣索償每日的住院現金?」

「妳的問題很有意思,其實,所有住院醫保或者住院現金,對於所住的『醫院』都是有定義的。」

「是嗎?如果不是寫明醫院就不行?」

「醫療保險或住院現金,是賠償給入住醫院的客人,那麼,當然要為醫院下個定義呢!」

「那麼,怎麼才算醫院?」

怎樣才算是「醫院」

「『醫院』一般是指一所領有醫院牌照的合法機構,而此機構設有診斷、大型手術和24小時護理服務等設施,可以為傷者或病者提供護理治療。」

「明白!」

「正因上面的定義,療養院或康復中心,以至戒酒或戒毒中心都不算醫院!」

「這個也合理,但今次很特別,很多輕症病人去了亞博館或者竹篙灣等的社區治療設施,這又算不算醫院呢?!」

「明白,據我所知,個別保險公司也因應今次疫情的特殊性,臨時修改了對『醫院』的定義,在這類社區治療設施接受治療的客戶,也可以按保單條款索償住院現金。」

「原來如此!那麼,要甚麼證明呢?」

「索償時當然要提交確診和入住證明,以及何時離開,因為住院現金是計算日數的,保險公司可能還有其他要求,妳最好查問一下。另外,這個只是過渡期的安排,不知道何時會取消的。」

「明白,即是要盡早索償?!」

「正是呢!」我笑着說。

(本欄逢周一、三、五刊登)

tong_lydia223@yahoo.com.au

撰文: 唐德玲 作者從事理財策劃工作逾十年,並擁有認可財務策劃師資格。
欄名: 女人筆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