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王弼
王弼

為何要行萬里路

發佈時間: 2022/09/20

為何要行萬里路

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王弼以個人多年體驗可以告訴讀者,親眼見親耳聽的事情,確實勝過書本的千言萬語。新冠疫情帶來的最大煩惱,是過去近3年不能到處飛。現在西方多國完全開放,沒有檢疫做核酸等麻煩,終於又可以行萬里路增值。

今次來到土耳其,對大部分香港人來說是一個陌生國家,對王弼來說卻是每年非來一次充電不可之地,跟來自歐洲、英、美多國的經濟學家、記者、法律專家等朋友聚首一堂,探討世界局勢最新發展。

香港新聞聽到的烏克蘭戰爭,多來自英語系國家的外電,但跟德、法、以至最接近戰場的波蘭人談起這場戰爭,單從各人在不同地理位置來分析問題,王弼對整個戰爭的了解便立體化起來。戰爭令燃料價格猛漲,一些德國人非常不滿,覺得戰爭不應打下去;但波蘭人活在烏克蘭旁,恐防成為俄羅斯下一個目標,看法自然不同。

又例如目前困擾歐美的通脹問題,新聞說英國遇到空前危機,不過王弼在英國時,發現大部分人生活如常。至於以高通脹聞名的土耳其,貨幣確實是一路貶值,由2012年王弼首次來土國計,當時1土耳其里拉兌5港元,現在只兌0.43港元,跌幅超過9成。然而我身處的小鎮,人們仍如常生活,超市沒有空貨架,至少日用品仍未被大幅囤積,不是說他們對高通脹沒有感覺,但既已習慣了高通脹,原來人的忍耐力可以很高。

有人說,歐洲因能源短缺這個冬天很難捱,有可能會跟俄羅斯停戰以換取能源。但事實上,過去兩年西方政府可以因把商店關門、宵禁、人民禁足,還差一點立法強制打針,歐洲人也熬過了,那麼一個寒冷冬天他們就捱不了?可惜的是,人類捱得,意味着一些不幸的事情要繼續下去,令人痛心。

(本欄逢周二刊登)

撰文: 王弼 曾任基金首席經濟師、智庫行政總監、生物工程師等。不認為當社會上的1%有甚麼問題,鼓勵讀者以晉身1%為榮。
欄名: 一巴仙